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两地电子钱包都能“扫一扫”

两地电子钱包都能“扫一扫”

时间:2018-02-05 13:4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经历了美国、韩国、中国、日本等主要国家监管部门对数字货币一连串的密集打压,数字货币投资者们正仓皇出逃。 2018年开年以来,比特币等数字货币遭遇断崖式下跌,在过去两周的时间内,比特币价格下跌了30%,距离去年12月的2万美元高点,已下跌逾50%。截至发
  经历了美国、韩国、中国、日本等主要国家监管部门对数字货币一连串的密集打压,数字货币投资者们正仓皇出逃。
  2018年开年以来,比特币等数字货币遭遇断崖式下跌,在过去两周的时间内,比特币价格下跌了30%,距离去年12月的2万美元高点,已下跌逾50%。截至发稿,Bitfinex现报8500美元(约合5.35万元人民币)。
  林晓在一年前通过一个电台节目了解了比特币,很快他就发现,比特币交易所有很多,而且不少都存在价格差异。如果在某个交易所便宜买入比特币,再在其他交易所高价卖出,轻松就能赚取差价套利——这种赚钱方法在行内俗称“搬砖”。由于比特币的价格波动和差异非常大,林晓和他的小伙伴们很快就累积了一大笔财富。
  但是,2017年9月开始,随着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人民币交易被中国人民银行等监管部门叫停,林晓的日子变得不太好过。很快,林晓就决定到中国香港开设银行账户。
  “一口气开了4至5个银行账户,方便比特币交易。”林晓对第一财经说,他的“搬砖”生涯得以继续。
  尽管香港特区政府并未明令禁止炒卖虚拟货币,但比特币价格这两个月的大跌令持币观望的林晓损失惨重。无奈之下,他想到香港了解“挖矿”生活,“听说之前很赚钱”。
  推高“挖矿”成本
  身在香港的王华(化名)就曾是一名有些资历的“矿工”。
  约两年前,他与朋友一起合伙买入了几十台“挖矿机”,正式开启了“挖矿”生活。王华称,简单点说,“挖矿”就是当交易出现时,网络上正在执行这个运算程序的电脑,就会纷纷开始进行运算,最先算出结果的电脑,会主动在网络上广播自己已经计算完成,结果经过验证无误后,就可以获得新的虚拟币和交易费作为奖励。“矿工”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虚拟币和交易费。
  王华告诉第一财经,在“挖矿”第一年间,手中持有的虚拟币市值就翻了很多倍。王华透露,大部分的“矿工”都不会大量抛售手中的虚拟币,因此也只能以市值衡量财富了,“但感觉自己年收入至少8位数”。王华说。
  八位数,也就是上千万。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矿工”大军,“挖矿”的成本也变得越来越高。
  另一名“矿工”李奇(化名)入行有些迟了,他在半年前才开始“挖矿”生涯。李奇告诉第一财经,香港的“矿机”价格现在水涨船高,比如比特币矿机S9,成本从半年前的25000港元(约合2万元人民币)升至现在的33000港元(约合2.66万元人民币),涨幅已经达到了32%;而电费和网费等维护费用每月需要1000港元以上,基本上一台“矿机”一年的开销至少要4万多港元。
  由于“挖矿”很大程度依赖几率,所以大部分的“矿工”都会加入“矿池”(mining pool),以提高挖到虚拟币的几率;同时,加入矿池也需要向“池主”缴纳相应的管理费,这也是推高“挖矿”成本的原因之一。
  另一推高“矿机”成本的,是显卡供不应求。游戏媒体Polygon报告称,英伟达(Nvidia)某些型号的GeForce GTX 1070显卡价格本应在380美元左右,但是由于库存短缺,现售价已经超过700美元,涨幅超过80%。
  比特币资讯新闻平台Bitcoin.hk的联合创办人胡竣扬对第一财经称,显卡价格从原来的1700港元涨到了4200港元,而且还在长期缺货状态,目前如果要买显卡,已经订不到第一季度的大厂货源,只能订第二季度的货源,还需要透过各种关系才能订到。
  “现在所有的‘矿工’都缺显卡。”胡竣扬说。
  在成本不断上升的过程中,“矿工”们只能另辟蹊径,很多“矿工”索性开“挖矿”公司,创造新的商业模式。胡竣扬表示,“挖矿”公司可以有很多种商业模式,可以帮投资者托管“矿机”,收取托管费,管理费的提成基本可以达到双位数。但随着香港本地的成本越来越高,很多“挖矿”公司已经把“矿场”搬到东南亚,以节约电力成本。
  事实上,截至2018年1月13日,已经有1680万枚比特币被开采。根据中本聪设置的比特币原算法,比特币总量大约为2100万枚,照此计算,比特币总供应量已经用掉了80%,也就是说,目前只剩下20%、合计420万枚的比特币可供开采。
  因此,虽然遭遇全球监管的重压以及大机构的不看好,在这个剩余数量有限的前提下,依然有人正在为这待采的420万枚比特币开足马力。
  交易平台Coinhills数据显示,过去24小时,全球数字货币交易量总计为184.9万枚比特币,约合168.5亿美元。
  由于交易量的大幅增加,目前比特币转账(即交易)的“矿工费”已上涨至千分之三至千分之五枚比特币。内地游客到香港旅游,可以使用支付宝链接香港本地生活平台,快捷地寻觅地道的香港美食。香港最大的饮食资讯平台——OpenRice(开饭喇)和蚂蚁金服日前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一起服务香港商家以及当地人和游客,为买卖双方提供支付、消费以及促销优惠的多元选择。蚂蚁金服CEO井贤栋表示:“希望能通过分享技术,助力香港传统行业的进一步发展,为商家和消费者提供更高效的经营模式和更便捷的生活方式。”
  “食在香港”是吸引很多内地游客去香港旅游的原因之一。怎么样能方便快速地找到香港人最喜爱的餐厅,还能够用自己熟悉的支付方式来买单,是很多内地游客的期盼。据了解,内地游客打开支付宝,通过“出境惠”平台,就可查询到OpenRice提供的超过2万家全港馆子信息和第一手美食资料。其中有近2000间本港餐饮商户可同时接受支付宝和支付宝HK,两地电子钱包都能“扫一扫”。
  香港餐饮联业协会会长黄家和此前表示,元旦假期中,香港餐饮业生意明显表现更佳,与上年相比,营业额增幅达15%。他认为,随着访港游客增加,预计2018年餐饮业销售额将有近10%的增长。如今在香港可用支付宝付款的商户覆盖了药房、便利店、电器店、免税店、餐饮店、美妆、手信、珠宝、百货公司和海洋公园等在内的不少旅游景点。OpenRice CEO邱桂雄认为,接入支付宝后,平台和商户都体验到了无现金带来的大改变:对于那些多年来只局限于现金交易的本港小店来说,一部手机就能不找零、无现金收款。当手表在 16 世纪被发明的时候,其走时还是相当不准确的。但随着便携式计时器变得越来越复杂,表商们又陆续为其添加了分与秒。然而这又带来了一个问题,如何清晰地显示时间,且将失误保持到最低呢?有趣的是,在“少即是多”的概念支撑下,香港表商“瑞士新概念”(Swiss Reimagined)推出了一款设计独特的腕表,它就是时针与分针共用一根指针的 SNGLRTY 。
  以劳力士潜航者系列为例,许多手表都使用了造型不尽相同的时分秒指针,但是不走寻常路的 SNGLRTY 却选择了独特的“单指针”(One Hand Indication)设计。
  SNGLRTY 采用单指针来显示小时与分钟。从图片来看,这款手表的小时刻度还是传统的固定式;但中间一圈的分钟刻度表盘,就需要同步旋转以追上指针了。
  除了能够让你“一眼看清时间”的时分指针设计,SNGLRTY 还配备了指南针、日期显示、以及侧表冠。该表由 Le Cercle des Horlogers SA 负责工程,并且采用了 Sellita 的机芯。
  SNGLRTY 提供了三个不同的版本,外形设计、镶嵌宝石、续航时间等不尽相同,但均为 40.50 mm 不锈钢表壳、且支持 100 米(330 英尺 / 10ATM)防水。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Copyright 2015-2016 娱乐城,澳门金沙网上娱乐,澳门金沙网上赌场,澳门金沙官网||深圳市优之净环境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